魔临

纯洁滴小龙

首页 >> 魔临 >> 魔临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墓地封印 湘信有鬼 深夜书屋 黄泉阴司 老子是阎王 都市之捉鬼天师 十年寿命换暴富 万界疯人院 穿到异界当侦探 尸妻难缠
魔临 纯洁滴小龙 - 魔临全文阅读 - 魔临txt下载 - 魔临最新章节 -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 []

第939章 天地变颜色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何记猪肉铺这个月都没开张,何家儿媳妇操持的猪油拌饭铺子,也停了好些日子。

自打皇帝重病、封平西王为大燕摄政王以行托孤之举的消息传到民间后,老何家,就不杀猪了。

不杀猪,自然就没的猪肉卖,更甭提自家炼的猪油了。

不仅如此,

老何头、何初、外加孙子何福,家里仨男丁,整天其他事儿都不干,请了一尊药王菩萨的像挂在了家里,爷仨开始吃斋祈福。

其实,老燕人对姬家是很有感情的;

大燕的皇族,无论是当年带领燕人浴血厮杀于前,还是先帝爷时指挥燕军开疆拓土,撇开皇室内部勾心斗角却又不为底层所知的这些常备戏码,至少在燕人百姓心目中,他们的皇帝,姬姓皇族,一直是他们头顶上的天。

可……碧荷觉得不至于如此吧?

要知道,

家里姓姬的,就她一个。

今儿个,碧荷爷爷老广头来了。

敲门,

孙女儿开了门。

走进院儿里一看这布置,再看自己的孙女婿跟着他爹跪在那里,自己的曾外孙躺在爷俩身旁睡着觉,院儿里摆着供桌,药王菩萨挂像前燃着香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老广头不明所以,他是去铺子上找人发现铺子关了,本以为家里有事儿,谁晓得关了这么久,就只能亲自来看看了。

他身份毕竟大一辈,平日里和老何头在外头喝点儿小酒聊聊天,哥俩好这没啥,反正都挺自在,但要是进了人家家里,自己就和老何头差一辈分了,所以,不到真必要时,他也不愿意登门。

“说是要给陛下祈福。”碧荷回答道。

“额……”

老广头嗫嚅了一下嘴唇,眼泪当即就滴淌了出来,

“啪啪!”

抽了自己俩响亮的耳光,把身边的碧荷吓了一跳。

“孙女儿啊,你这夫家别看是屠户出身,但比高门贵第还懂得礼数啊,爷爷我这把年纪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。”

大为感动的老广头,也跪到了那边去了,加入了祈福队伍。

他是宗室,和自己孙女儿不一样,孙女儿成长时,只是挂了个宗室的名儿,老广头小时候,家里还是有些宗室气象的;

再者,自己的长子在外头做官,自己的小儿子也就是碧荷的父亲,这两年在宫内当差也是越干越好,这些,都是实打实的皇恩啊。

老何头与何初扭头看了看跪伏在一侧的老广头,爷俩已经没力气说话了;

屠户家的孩子,再怎么短缺了只要营生还在,就不可能断了肉食,所以这一下子吃斋这么久,爷俩脸上都露出明显的“菜色”。

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,谁知道自家女婿(妹婿)的身子,一下子就垮了呢;

他们能做的,也就只有这些

了。

相较于平民之家,真正的高层人物,他们能做的,就很多了。

但因为平西王加封为摄政王,堪比定海神针,就立在了这里,这也使得绝大多数人不得不投鼠忌器。

动作是有,却又都很克制。

大燕正逢新一轮变局的开始,权力中枢的碰撞就在眼前,再纯臣的人,也很难真就坐那儿什么都不做。

有人,是为了接下来自己的位置,以迎合摄政王的主政;

有人,是为了太子接下来的安危,以度过陛下驾崩后的动荡期;

有人,是出于姬家天下的考虑,希望在变局之中可以尽可能地压缩摄政王的触手,提早地立一些软规矩;

为自己,为国,为姬家,都有;

真就笔直奔着作死去的,其实少之又少,基本都属于在规则允许范围内,挪挪身子。

但这些其实都没有意义,

新一轮的清洗,实则已经开始。

在这一个月期间,做或者不做,做得出格还是本分,明智还是冲动,都不作数。

不是每个皇帝都能拥有一个自己即将“驾崩”的敏感期的,绝大部分帝王在自己临驾崩前,权力,实则已经出现了真空,先帝在位末期于后园疗养时,也是这般,否则就不会出现太子党和六爷党的全面开战了。

当然,也没哪个皇帝会愿意用自己的“驾崩”来做坑,而且这坑,不是拿来做陷阱引人跳下去的,而是站旁边点名,点到你就是你,说你在坑里,你就得自己跳下去;

不跳?

行,

那就让你全家陪你一起进坑。

这个时期,实在是太过敏感,敏感到无论是对当世人还是对史书,皇帝、朝廷,都能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去解释。

“无愧”于民风,再“无愧”于青史时,身为人间帝王的权柄,可以在真正意义上做到……肆意妄为。

陆冰在这段时间,化身为活阎王,昭狱大开,番子们开始破门捉拿官员下狱,同样的一幕,在大燕各地,不停地上演。

一直被诟病不如银甲卫、凤巢内卫的密谍司,这一次终于完全露出了狰狞獠牙,虽然,是对内。

……

后园内,

瞎子泡了茶,将茶杯递给了主上。

“主上可知道,这些日子,京城内很热闹。”

“知道。”郑凡点点头。

“有些事儿,属下本不该说的。”

“如果换做其他人在我面前说这话,我大概会回一句:那就别说了。既然是你瞎子,你说吧。”

“多谢主上。”

瞎子正了正自己的袖口,

道;

“皇帝初登基时,一切以维稳为主,尽可能地让自己的龙椅,坐得踏实一些,同时,开始推行他的新政。

中途虽然梁地引发的大战差点打乱了节奏,但因为主上您的出山,最终还是将局面平复下来了。

现如今,皇帝登基也两年多快三年了,其实,放眼看下去,除了主上您和咱们晋东,大燕上下,已经没有其他势力敢抱团去抵抗来自皇帝的意志;

但皇帝还不满意,这一次由陆冰掀起的风雨,就是由皇帝自己亲自掀起的党争。

他要安插自己的喜欢的官员,需要腾出很多的位置,需要贯彻自己的意志,需要整个国家,在自己手上,如臂使指。

正常皇帝能做到自己稳坐钓鱼台,看下方党争打架,自己当个裁判,就已经能被称之为很有权术的天子了。

但咱们这位显然不够,他要当裁判,他还要下场比赛。

这是党同伐异,而这个圈子,是皇帝自己的,他不仅要做高高在上的天子,还得做自己的宰相。”

郑凡伸手轻轻转了转茶杯边缘,

道:

“这些,有什么问题么?为了日后的开战,只有这样,才能让燕国在接下来几年内,积蓄出足够的力量。”

其实,休养生息,尤其是对于一个国家而言,一直是一个伪命题,因为这里还牵扯到一个效率。

一个干练的官僚体系,可以将资源运转输送到最需要的地方以达到效果,反之,则像是年久失修的沟渠,进来再多的水,中途也能给你散掉。

晋东从一片白地发展到如今可以单独拿出十多万铁骑,以一地而抗楚国,由瞎子与四娘自盛乐城就开始打造的体系,居功至伟。

现如今,姬成玦也想在这个基础上,实现国家机器效率上的提升与进化,这一点,郑凡是知道的。

“属下想和主上您说的,不是这大方略上的东西,因为属下清楚,主上您对这些,其实很明白。”

“那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京城乃大燕龙眼之地,为何陆冰能够行事如此肆无忌惮,大张旗鼓,且不遭受什么反弹?”

“因为我在这儿。”

“是,但又不仅仅是,因为在外界看来,皇帝,可能已经驾崩了,陆冰不是在听皇帝吩咐,而是在听……主上您,也就是大燕摄政王的吩咐,在清除异己。”

郑凡微微皱眉。

“主上前阵子带着天天去祭拜了田家祖坟,属下作为家里人,自然清楚主上您的祭拜,必然是真的祭拜,是为了给天天认祖归宗,达成一个人生的圆满。

但上位者的一举一动,哪怕是真性情,但在下面人看来,也是一种政治讯号,就和天子祭天一样。

靖南王曾不惜自灭满门以推动大燕门阀的覆灭,

摄政王这时候去祭拜,是要表达什么?

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

将以靖南王为榜样,谁阻拦我面前,我就灭了谁,不惜……一切。

以主上您如今的体量,

晋东铁骑的忠诚,大燕军神的名望,‘先皇’亲封摄政王的政治光环,又带上了靖南王当年的标签……

足以让整个大燕官场,瑟瑟发抖。

在头部关键位置皇帝避开,尤其是内阁设立后,皇帝已经完全掌握的基础上,相当于是这条蛇,已经被卡住了头,且还被吓得瑟瑟发抖,接下来想要在蛇鳞上如何涂鸦,只是凭一个心情罢了。”

郑凡又喝了一口茶。

“主上,您这是被当刀了。”

“是么。”

“这是以主上您的名义,站在了整个燕国官僚的对立面,简而言之,失去的,是以后造反时,原本可能吃瓜看戏的那一大群人。

皇帝在主上您面前,是姬老六;

但皇帝,毕竟是皇帝。

相较而言,先皇马踏门阀,太直接也太残酷,这位的手段,可谓高明艺术到了极点,事儿办了,骂名还和自己无关。”

瞎子站起身,

道;

“属下说这些,也不是想要挑拨主上您和皇帝之间的关系,其实,属下并不认为皇帝是故意拿主上您当刀。

正如羊得吃草,鱼得在水里游动,皇帝这种……这种生物,他做事情,只是基于一种本能,一种理所应当,越是优秀的皇帝,就越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。

这里的孤家寡人,是形容词。

属下也清楚,主上您和皇帝现在所想的,是为了一统诸夏;属下认为,皇帝能做到这一份儿上,再过了三年四年的,燕国的战争准备,应该能积蓄到令人满意的地步。

但,

属下也有一个请求。”

郑凡看着瞎子;

瞎子笑了,

“其实属下的请求是什么,主上心里是清楚的,因为属下知道,主上一直都没忘记,和皇帝这种生物当朋友时,需要注意的基本法则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属下就说完了。”

瞎子俯身拜了下去。

如果这是一场游戏的话,前半段,或许是一统诸夏,后半段,你如果玩腻了,你还有儿子,我能带着你儿子,继续玩;

前提是,

你不能砸锅。

“前阵子,姬老六又是拉我坐龙椅又是舍命让我开颅的,风有点太喧嚣了。

去了一趟田家祖坟,看着那一片的坟头;

解腻。”

说着,

郑凡也站起身,

笑道:

“说到底,骂曹孟德的,很多都想当曹孟德;敬佩靖南王的,又几个真愿意当靖南王?”

……

郑凡见到皇帝时,皇帝已经戴上了假发,且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轮椅上。

“要出门了?”郑凡问道。

“闷了。”皇帝手里把玩着一个鼻烟壶。

“你现在不适合用这个。”郑凡提醒道。

“空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姓郑的,您受个累,推我出去走走。”

郑凡走了过来,推起了轮椅。

“其实,坐轮椅的,真没什么好舒服的,推轮椅的,反而看到的风景更好,轮椅本身就是风景,连带它上面的人。”

郑凡摇摇头:“这可不见得。”

“你细细品。”

郑凡闭上眼,过了会儿,道;“还是觉得差得太远。”

皇帝一开始有些疑惑,随即明悟过来,骂道:

“该死的,你推的是朕,你到底拿朕在和谁比!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姓郑的,你太下流了。”

“这不叫下流,这叫雅致。正如坐在闹事街口,身着锦衣,坐在小摊位前一边听着喧嚣嘈杂一边吃着小馄饨一样;

这推着皇帝,脑子里想的是红帐子里的姐们儿,这种反差,不俗,还大雅。”

“就像是袁图阁给你画的群艳图里那般?”

“你居然还记得?”

“我让人临摹了一份,带回京了。”

“腰不疼了?腿不酸了?不呜呼哀哉了?”

“嘁,咱是累了,又不是被净身了,就算是净身了,也不能说不能看看。”

身边陪同着的魏公公脸上露出了配合的微笑。

后园很大,真正被保护得密不透风的,是后园的核心区域,其外围的美景园林,很难做到面面俱到,除非真的调动大批兵马过来将这儿围成军寨,可这样子的话,又谈何景致?

“郑凡,这摄政王的称号,要给你下了么?”皇帝问道。

“不用着急吧。”郑凡笑了笑,“保不齐会再有什么意外呢。”

“畜生。”

“你注意自己的身子吧,争取多活一点,虽然脑子里的瘤子取出来了,但平日里,还是多做些养生,没我的话,你其实就不是个长寿的命。”

边上的魏公公与另一侧的张伴伴,早就对王爷与皇帝二人之间的“童言无忌”,麻木了。

“我知道的,我要好好活着,以前埋怨父皇为何要急着把一切都做了,现在轮到我了,说实话,你让我经营准备好,只是为了给下一任铺路,哪怕是我亲儿子传业铺路,我也还是不舍得,凭什么?”

郑凡点点头,道:“所以,你现在也有俩儿子了,以后悠着点儿。”

“你一个有四个媳妇儿的人,在这里劝一个只有俩媳妇儿的人,要悠着点儿?”

“我们不一样。”

“难为你了,每次和我说话,都要事先在小嘴上抹了蜜。”

“该有的礼数,是要有的嘛。”

这时,

推着轮椅的郑凡来到一座小桥上,停下了脚步。

桥上有人,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刺客,而是以毛大人为首的一众内阁大臣外加……六部尚书等高官。

他们应该是事先得到了吩咐,被叫到了此处;

原本,他们以为是摄政王喊他们来,为了商量…………皇帝后事的;

结果,

他们看见了坐在轮椅上,气色很好的皇帝,和大宴时,简直天差地别!

“臣等叩见吾皇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大家可谓热泪盈眶,毕竟,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要面对摄政王主政“黑暗”岁月的心理准备了。

泪,是真的。

不过,毕竟都是一国真正的精英大人物,他们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,陛下龙体恢复的话,那么这些日子陆冰派出番子大肆拿人,到底是受谁的吩咐?

皇帝双手搭在自己膝盖上,

看着面前自己的核心臣子们,

笑了笑,

道:

“给诸位致个歉,朕本以为自己顶不过去了,谁晓得摄政王请了神医,治好了朕,让爱卿们担心了。”

“臣等不敢!”

“臣等惶恐!”

“天佑陛下,天佑大燕!”

“本来朕这病好转了,就想在这后园里多歇一歇,结果摄政王告诉朕,说陆冰这家伙在这段时间党同伐异,公器私用,公报私仇什么的,做得越来越过分了。

魏忠河。”

“奴才在。”

“传朕旨意,陆冰弄权,其罪可恶,即刻削去陆冰一切职位,抄封陆家。陆家老祖宗好生安置,其余陆家人等,以连坐入狱。”

“奴才遵旨。”

“另外,再传一道旨意,告诉这阵子京城内和地方上被密谍司转啊入狱的官员们,是摄政王求情,才能让他们免于陆冰的黑手。

朕念及他们受惊了,准许留家调养,俸禄照发,好好给朕修养三个月,陆冰的事,是朕的疏忽,朕得好好补偿他们。”

三个月赋闲在家,就算是三个月官复原职,衙门里,也没他们的位置了。

这也是很多官员,哪怕父母死了,也希望得到“夺情”不回乡“丁忧”的原因所在了;

人走,就必然茶凉了,离开了位置,再想回来,太难了。

诸位大臣们齐声道;

“陛下仁慈!”

“陛下仁慈!”

“摄政王,再推着朕走走。”

郑凡推着皇帝,沿着小河前行。

“感动不?”皇帝开口道。

“呵。”

“我要是什么都不说,什么也不做,这些账,可都得算到你头上,到时候,就是朕大病得愈,及时制止了丧心病狂的摄政王。

再,

将摄政王赶回了晋东去,啧啧啧,多好的戏呀。

其实我想过这么做,但我觉得自己亏了,姓郑的,你这次可以啊,真打算什么都不说,就替我把这口黑锅给背了?”

“懒得说。”

“行吧。”

皇帝伸出手掌,五根手指;

而后,

又将其中一根手指曲下,变成四根。

“当初,父皇驾崩前,曾对镇北王和靖南王下令,再打断它蛮族百年脊梁。

四年,

四年,

再给我四年时间。

郑凡,

咱哥俩,

让整个诸夏,变一个颜色!

你来,

选一个色,你觉得哪个好看?”

“黑。”

本卷终。

喜欢魔临请大家收藏:(m.shutangxs.com)魔临书堂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分分秒秒 恐怖旅店 勿cue,小饭桌开业了 从将夜开始穿越诸天 穿越做暴君 二次元选项系统 妩媚 国潮1980 大秦:我的岳父是秦始皇 木叶之封火连天 龙女为尊 春闺娇 女配她一心向道[快穿] 重生种田日常 家有饿郎:囤粮种田好悠闲 港九本色 成神从败家开始 求求你们别再说了 安宝的团宠七零年代 赤之沙尘
经典收藏 龙娘 阴山传人 极品捉鬼系统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门案 上下杂货铺 不详仓库 诡神冢 黄泉阴司 墓地封印 此刻,全球进入恐怖时代! 妖魔复苏: 我的雕刻全都开过光 天机之神局 都市阎罗狂少 四号禁区 尸妻难缠 恶魔公寓 尸王小道长 我在黑山当猎人的日子 判官 我不当鬼帝
最近更新 诡神冢 劫天运 道门小天师 茅山鬼王 我不想当小说反派啊 魔鬼考卷 尸妻难缠 盗墓:开局炖了怒晴鸡 修道从高考落榜开始 颤栗高空 极品捉鬼系统 名侦探修炼手册 美漫:黑寡妇 茅山捉鬼人 恐怖旅店 盗墓之鬼帝代言人 祖师传 旱魃神探 全球游戏进化 超级捉鬼道长
魔临 纯洁滴小龙 - 魔临txt下载 - 魔临最新章节 - 魔临全文阅读 - 好看的恐怖悬疑小说